时间:2024/6/1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
蕲春乡贤郑读五先生什么时候变成了安徽省宿松县人?

原创/莲荧(蕲春向桥)

近百年来,郑读五先生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,他是蕲北一带最有才华、知名度最高的文化人。

古往今来,才华横溢的文化人不在少数,可是盲人中才华横溢的文化人真的不多。除了公元前8世纪古希腊出了个盲诗人荷马,以及中国春秋时期出了个盲人史学家左丘明之外,才华横溢的盲人真的是凤毛麟角,也许是千年才能一遇。

蕲春县向桥乡桥边村的郑读五先生,就是这样一位千年难得一遇的盲人高才诗人。蕲春县人,尤其是蕲北一带的人,大多记得郑读五先生遭际坎坷的一生,在蕲春各报刊文史资料中,凡涉及到郑读五先生,大多记载着如下文字:

“郑读五,生于年,逝世于年,湖北省蕲春县向桥乡桥边村人,自幼天资聪慧,读书过目不忘,十多岁时就精通经史百家,二十三岁因出天花,导致双目失明。后坐馆教书多年,成为鄂东蕲春县著名的一代盲人塾师、盲诗人。郑读五先生诗词联对俱佳,素有“鄂东奇才”、“盲师诗人”之誉。郑读五先生著有诗集《秋窗风雨草》。”

人们念念不忘郑读五先生,都是源于他以盲人之身,写出了许多巧夺天工的诗联佳作,可惜的是由于当时生活贫寒,条件不济,郑老许多作品没有保存下来,后人只能欣赏到他的部份遗作。

咏虹

天蚕吐出两丝条,不许嫦娥玉指挑。

愿助青年云上路,甘填赤子洫中桥。

大弓还壮英雄气,宝带偏离富贵腰。

待展男儿经国志,留来塞外系征袍。

同泽堂叔夜客友人诗社

步鲁竹屏原韵

笑问黄花谁手栽,酿成新酒酌新杯。

闲云奉使招人醉,淡月提灯送客来。

黄犬早从篱径待,绿樽重为竹林开。

归时妙笔夸邻友,写尽诗笺把叶裁。

吊新四军熊团长在黄梅多云山抗日牺牲

神州哪可丧斯人,外寇依然眼底生。

战马牵回鞍尚热,征袍脱去血犹温。

谁来斩下倭奴首,祭扫当前国士魂。

日暮多云山忽雨,老天飞泪哭将军。

赤壁怀古

当年此地战孙曹,故物沙中铁未消。

赤壁多情留胜迹,青山不语送前朝。

卧龙有志成三鼎,铜雀无缘锁二乔。

一枕黄梁何处是,夕阳江上话渔樵。

花朝竹枝词(七首选二)

之一

日弄机头几线条,隔帘人语过花朝。

停梭懒织他人锦,坐待邻家女伴邀。

之二

短亭穿过又长亭,亭畔条条柳色新。

低语婢儿多采口,归时赠与画眉人。

寺古僧稀,长引烟霞为伴侣。

山深世隔,只凭花草记春秋。

(为蕲春向桥乡手巾庵撰联)

郑读五先生有一自挽长联,为世人交口称颂,被人称为联中奇观。

上联:

九岁试涂鸦,还夸慧悟。廿余环境,偏交丑运丑时,毒染天花,庸医朽木。呸,出了鬼中鬼!好纸好笔,不能写它;好诗好文,不能习它;好书好简,不能读它!双眼睁开如黑夜。惯着油盐急,惯怀柴米忧,惯缺钱财用,惯惦衣裳着。厚这块面皮,吃这碗挨脸饭,聋也难做,哑也难装,呆也难学,气也难消!观前,历史英雄,虎斗龙争,剩堆黄土。幼时反清排满,长喧北鼓南笳,孰吴孰蒋幻烟云?都是打,戏幕江山;都是荣,梦乡宦禄。纵有二三僧辈,翻什么贝页?拜什么菩提?长修一座木头,谁成活佛?

下联:

万般皆泡影,尽属虚空。八世薪传,愧对列宗列祖,楼残棣萼,春冷竹林。唉!倒够霉上霉!吾父吾兄,多蒙怜我;吾亲吾友,多蒙叹我;吾弟吾徒,多蒙敬我。寸衷痛裂问穹苍,怎该先郎殇?怎遭幼子蠢?怎逢独女夭?怎遇大侄死?呕几瓢心血,写几篇断肠词:妻又何之?孙又何在?媳又何存?身又何靠?望后,侬乡俊秀,鹏翔凤舞,显过青年。高超国际民生,战胜欧风美雨,援越援朝光日月!更要把,台湾解放;更要将,香港收回。团结七亿同胞,建幸福神州,造幸福社会。永照千秋金匮,才算男儿!

昨天在蕲春家乡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13801256026.com/pgzp/pgzp/7158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